音频游戏宣言 (Audio Game Manifesto)

本文写于2015年四月春游回校路上

这个设想起源于两件事。

首先是声音。这是一座从未安静下来过的城市。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地铁公交,高楼矮房,每一个最细微的角落中,都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各式各样各不相同的声音,从未停息。这是城市独有的符号,是值得被记录,被纪念的文明印记。因此一开始的设想是记录这些城市的声音,并配上照片或文字说明,为用户提供一个探索这座城市的机会。

之后我想起了一些游戏,包括republique,a dark room,the room,纪念碑谷,device6等。这些游戏都有各自的剧情与解谜元素,并试图用游戏的形式传达一些信息。这样的游戏形式是独特的,它为玩家构建了精致的世界观,并激发了玩家强烈的,想要探索这个虚拟世界的好奇心。玩家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随着游戏的进行逐步扩大,同时逐步推进的剧情建立起玩家对这个世界的认同感。这样的游戏就类似于一部互动式电影,在讲故事的同时让观众沉浸于其中,与剧情本身建立情感连接。我对这样的游戏形式高度赞赏,于是便有了制作一个音频解密游戏的设想。

另一方面,可能是最近听了很多podcast的原因,我开始对于音频作为一种信息载体的作用有了全新认识。音频能承载的信息比我以往认为的要丰富得多,同时声音有着画面所不具备的诸多特点。首先,我们可以闭上眼睛,却不能关上耳朵,当你在手机上看一张照片时,你会同时看到手机的边框,屏幕上的倒影,以及周围不相关的东西,它们无一不提醒着我们,你看到的东西是假的。而当你置身于一个安静的房间中带上立体声耳机,聆听一段录音时,只要选用合适的录音设备,你是十分有可能听到与置身于真实环境中并无差别的声音的。因此声音在我看来是更善于为玩家营造一种环境与气氛(ambient)的载体。其次,在生活中,绝大多数物体都是不透明的,也就意味着图像不能叠加。两个不透明的物体不能同时占据眼睛的同一片视野。我们的眼睛习惯于这样的模式,即使我们设法叠加了许多张半透明的图片,眼睛在识别中也会感到十分吃力与不自然。然而声音可以很自然地被叠加,我可以同时注意到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身边人说话的声音,与窗外驶过的车辆的声音,因此在游戏中同时从不同声道(channel)向玩家传递不同的信息也是很自然的,只是每增加一种声音,就需要玩家更多一分注意力。因此声音是能同时被塞入更多信息的载体。最后,由于声音的可叠加性,我们可以在听音乐时做其它事情,如写字,开车,运动等,却很难在看电影时同时做这些事。音频对我们的感知能力资源占用较少,因此,它是一种干扰性低的信息载体,即在有效传达信息的同时不会干扰到玩家正在做的其他事情。

基于以上这些考虑,在设计游戏时,我尝试着尽可能减少视觉元素,让音频占据主宰地位,因此屏幕上出现的只有一张静态图片,所有的线索,包括玩法教程也将在音频中给出。交互方式上,有可能的话我会利用耳机线控功能让玩家不用看屏幕也能走在路上边听边玩,在屏幕上与之对应的操作方式是滑动。玩家通过滑动与游戏交互。画面会随着滑动进行渐变式过渡,完成场景间的切换。其中,左右滑动代表时间轴上先后场景的切换,而在合适的地方向上滑动则代表某种动作或选择,可以开启支线剧情,获取更多信息乃至至关重要的线索。有时一个画面中会出现多种选择(比如面前有三扇门,面对三岔路口等),在屏幕的不同区域滑动会对应不同的选择。为了让玩家感受到某些场景的激烈感,我会要求玩家进行一些高频操作以模拟游戏主人公的运动。如当携带通关线索的声源在运动时,玩家便需要在屏幕上快速滑动,让主人公奔跑起来,才能听清声音。

我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制作一个独特的游戏,它创造一个令人沉醉的环境,构建一个引人入胜的谜题,传达一个值得回味的主旨。它不盲从,不将就,不妥协。
我将之视为一种艺术。